路在何方

祭·第一次百校联考

        她什么都看不到了。
        瞳孔涣散着,她的眼前一片漆黑。她大喊大叫着,却没有任何回应。
        “我该怎么办?”她匍匐在地上,绝望的泪水一滴滴落下。
        “孩子,不要怕,站起来。”这时,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一双温柔的手将她拉起。她循着声音望去,依然是一片漆黑。
        “孩子,在西方的尽头有一位神医,他可以治好所有的病。若想治好你的眼睛,只有他能帮你。”那道声音柔柔的,却宛如一道惊雷在她耳边响起。她激动地抓住身边人的手,“在哪里?他在哪里?我该怎么去?”
        “不用担心,你只要往前走,就可以找到他了,来,往前走……”温柔的声音带着蛊惑,诱使她一步一步往前走。
        路过一处树林,她听见鸟儿清脆的歌声,流水叮咚的声响。她欣喜地蹲下身,抚摸着柔软的草地,顺着根部,抚摸着大树粗糙的枝干,她大声地问:“这里是不是很美?”
        那道声音温柔地回答:“孩子,这不重要,你应该继续前进。”
        她听见前方湍急的水流声,她感觉自己的脚下已经变成坚硬的岩石。她颤抖着问:“前面是不是很危险?”
        那道声音依旧温柔:“孩子,这不重要,你应该继续前进。”
        她翻过了无数座高山,经历了无数次日出日落,每当她试图停下来,那道声音便如影随形:“孩子,你应该继续前进。”
        直到有一天,她听见一个声音叫住了她。
        “小姑娘,你是要去见神医么?”苍老的声音从身边响起,她大声地回应:“是的!请问您知道怎么走么?”
        “小姑娘,放弃吧!老头子我走了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趁着你还年轻,去好好过日子吧!”老人叹道。
         她茫然地站在原地,这时声音又一次响起:“孩子,你不应该在意别人的话,继续前进吧。”
        她向老人鞠了一躬,继续一步步向前。
        不知向前走了多久,不知跌倒了多少次又重新站起来,她依旧在一步步往前走。她曾停下来,她找不到方向,她想过放弃,她哭着说她坚持不下去了,可那个声音只说,这不重要,你只要往前走,就够了。
        她停下来,茫然地问:“我为什么要往前走?”
        再也没有声音回答她。
        她摇摇头,继续往前缓慢地挪动着。
        有一天,她再也走不动了,靠在一棵树坐下准备休息一会。这时一个小女孩清脆的声音问道:“老奶奶,请问你知道西方怎么走么?”

【狮鼠】等(4~5)


○世界上最浪漫的事,莫过于当你重回充满回忆的地方,还有人在那里等着你。

〈四〉
       他是什么时候走的?白鼠已经不记得了,半年前?一年前?两年前?
       他只记得那天狮子站在他面前,嗫嚅着告诉他自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然后两人便是长久的沉默,谁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所以你要走了是吗?
       所以你要丢下我一个人了是吗?
       所以……以后我又是一个人了,是吗?
       那天下了大雨,他不顾一切的哭喊着,嘶吼着,泪水混着雨水淌在地上,溅在他的衣服上。从小到大他从未哭得那么惨,但他已经不管了。好痛啊,他的心像被撕裂了一般的痛,以前被学长打所带来的痛都比不上这个半分。他知道他打不过他,但很想打他一顿的冲动使他握紧拳头冲了上去。意料之中,他的拳头被稳稳地接住了。完了,他闭上眼睛,等着自己被他打一顿。
       ……但没有。
       他被一股力量拉进了他的怀里,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唇上便印上了一个柔软的东西。
       “轰——”他的思维瞬间炸裂了,他想推开他,却生不起半点力气。他的吻带着他特有的霸道,却有意想不到的温柔与小心翼翼。他感受到他在颤抖,他想告诉他什么,他想通过两人相贴的唇瓣传达给他什么。他的手抚摸着他的脸颊,手指触碰着肌肤带起一阵阵电流,他也跟着他一起颤抖。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指引着一个答案,一个显而易见的,他拼了命也想让他知道的答案。他感觉自己融化了,融化在他的怀里,与他的灵魂相融。
       当他的唇与他分离时,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不知何时,他坐在了地上,而他半蹲着,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不会丢下你,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要等我。”
      “滚……”他瘫坐在地上,喃喃道。
       “白鼠……”他浑身一震,眸中闪烁着难以置信。
       “滚。”他无力地说。
       他似乎叹了口气,站起身来离开了,
       你真的走了?
       他木讷地抬起头,呆呆地看着他的身影越来越远。
       不,别走……
       他伸出手,试图抓住那个即将消失在雨幕中的身影。
       求求你不要走……
       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爬起来踉跄地向他离开的方向跑去,但早已没有了他的身影。
       我不能没有你……
       自那以后,他再也没有看过他。
      白鼠一直想着,如果还能回到那个大雨倾盆的傍晚,他一定会笑着抱住他,说我等你。
      后来他又被一群坏学生堵在墙角。可这次再也没有人将他挡在身后。
       不过……没有关系,我不会那么轻易被打倒的,狮子。

〈五〉
       天边最后一抹残红也被黑暗吞噬,他知道,今天又是白等了。
       他站起来,却突然被一个人从背后抱在怀里。他浑身一僵,那个呼之欲出的名字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他不敢回头,怕惊扰了这一切,怕这只是一场梦。
       那人的下巴轻轻抵着他的头顶,陌生而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还在等我吗?”
       是的……一直在等你,从来没有放弃。

End.

【狮鼠】等(3)

〈三〉
       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白鼠努力地回想着,金色的短发及肩,很张扬地在空中飞舞,祖母绿的眼瞳微眯着,时不时有些许光芒闪过,脸上似乎总挂着一丝坏笑。他喜欢手插裤袋,喜欢吹泡泡糖。他很怕寂寞,孤身一人时就会变得很冷酷。他很强,白鼠看过他打架他从来不打那些不管被打得多惨都不认输的人,却总会将那些畏畏缩缩的人踩在脚下,样子很拽很嚣张。白鼠看不懂,但白鼠觉得很帅,也从来不会怕他,因为他知道狮子绝对不会对他动手。不管他在别人面前多强势多霸道,但过后总会拉着他去奶茶店请他喝奶茶,再牵着他的手和他一起去车站将他送上车。那时候白鼠就坐在车上,隔着窗户静静地看着他。金色的头发非常耀眼,平常总有些不正经的笑容这时却非常温暖。他看向他的眼眸,绿如翡翠的瞳孔中似乎盛满了温柔,一点一点地溢出。他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赶紧移开了目光,却捧紧了手中没喝完的奶茶。
       回忆像画笔,一点一点在纸上描摹出他的模样,用水彩渲染上他的温柔。他的一点一滴如水墨一般在心湖中晕开,久久不能平息。
       狮子。
       他会在他面前露出十分孩子气的微笑,然后变戏法似的从背后变出一颗糖;他会带着一堆问题来问他,在看见他一脸嫌弃的表情之后各种撒娇卖萌抱大腿;他会带着一张比上次高分一点的试卷来找他腆着脸叫他夸他;他会坏心眼地凑到他背后对着他耳朵哈一口热气,坏笑地看着他头顶的两只白白的耳朵变得通红;他会认真地捧着他的脸,深情款款的对着他说白鼠我爱你就像你爱大米,在看见他一脸被水淹没不知所措的表情后大笑着离开。他离不开他,他也离不开他。
        他想起那个血色的傍晚,他被他压在墙面上,他的背后有好几个人在对着他拳打脚踢。他呆呆地看着他面前的他,每一次打击都会带来他的一声闷哼,可他的身体像堵墙似的挡在他面前,他的眼神还是那么温柔。那个时候白鼠觉得这个世界除了他,就算是学习也不重要了。
       他说,你看你又白又瘦,肯定一拳头都受不了,我皮糙肉厚,没什么好担心的啦!
       白鼠抱起膝盖,将自己整个地团在座位上。
       狮子,你在哪里?
       我想你了,狮子。

【狮鼠】等(2)

〈二〉
       那天下午放学,他被一群坏学生堵住了。
       三四个男孩将他围堵在墙角,都是那个人身边的兄弟。他看见了,他们的身后站着他。
       他安静地站着,只是抓着书包带的手不由得用了力。
       “好学生?”其中一个看上去像是高年级的学长拍了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脸,不怀好意地笑着,“白白净净地跟个娘们似的,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啊?这张女人脸卖到青楼去肯定能赚不少,还有两只鼠耳,你是实验室的小白鼠吗?那你专门给我做实验小白鼠,我给你钱,怎样?”说完和身边的男孩一起放肆地大笑起来。
       “天生的。”他看着他们,小小声的说。
       “啊?!”学长攥住他的衣领将他拉到面前。
       “我说,我的耳朵,是天生的。”他非常认真地看着面前的人,非常认真地说。
       “我他妈管你是不是天生的!”学长将他狠狠推开。他保持不住平衡,狠狠撞在墙上摔到地上,又被拎起耳朵,被迫抬起头,“很喜欢告状?我让你告个够!去啊,现在去告啊!去啊!”
       “不是我。”他忍着痛,艰难得从口中吐出这三个字。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学长扯住他的耳朵用力将他往墙上砸,“我撕烂你的嘴,看你还去告状不,贱人!”
       痛吗?当然痛!撕心裂肺的痛感迅速从头袭遍全身,使他忍不住呻吟出声。上帝怎么能容忍这样的疼痛存在呢!从额头到脸颊有温热的液体流过,整个世界变成一片血红。全身上下每一处细胞都在颤抖着,在痛苦地呐喊着。他想晕过去,现在,立刻。但他知道不行。
       “不是我。”这一次,他的目光越过了学长,望向了他。声音里多了一丝坚定。
      他一直站在最后方,沉默地看着。
      模糊的视线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见他有一双祖母绿的眼睛,灼灼地看着他。他与他对视着,透过瞳孔直击灵魂。
       学长的拳头就要砸下来了,他不躲,只是看着他,平静而坚定。
       “够了。”他听见他说,声音不大,却很有威慑力。
       “狮子你……”学长有些气恼地开口。
       “我说,够了。”狮子再一次开口,声音大了点。
       “嘁!”学长有些惧怕地后退两步,带着人走了。
       他躺在地上,他站在他面前,默默看着他。
       “不是我。”他再一次开口,声音多了一丝恳求。
       “我相信你。”狮子蹲下身,轻轻捧起他的脸,在一片血污中,他的那双碧蓝色的眼睛依然是那么干净明亮,一如他在车站偷偷打量自己的眼神。
       “白鼠。”

高三【4】

1.今天宿舍搞完公共卫生之后发现自己被同舍生锁在了门外,冷漠.jpg
2.今天我管班,然而上了高三之后发现纪律更难管了
3.时隔一个月我又看到了政治老师,啊啊啊政委我爱你!!!好久不见了超想你啊!!!
4.政治好久没有考过那么高分了,有点开心
5.但是地理就免了
6.数学是什么我不知道
7.还好历史及格了
8.晚修课班上开始吵的时候,我和纪律委员同时抬起头,同时喊了一声“不要讲话!”这就叫默契
9.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又一次错过了,又一次……

【狮鼠】等(0-1)

〈零〉
       车来了一辆又一辆,走了一辆又一辆,但他只是稳稳地坐在座位上,静静地等着。
       他在等一个人。

〈一〉
       记忆中那个人从来不是家长口中的好孩子,打架翘课欺负女同学总有他的份,学校每次对他警告处分,他都只是痞痞地笑着。他喜欢拽着女同学的辫子看着她们痛得哭出来,他喜欢在墙角围住男同学看着他们瑟瑟发抖着求饶,他喜欢在课上和老师怄气看着老师被气得哇哇大叫,他的身边总有一群所谓的兄弟,他们在一起无恶不作。
       可是他知道,他很孤单。
       每天下午放学,他都会捧着一本书慢慢走到车站等车,然后就会发现他安安静静地坐在候车座上。傍晚的夕阳斜斜地倾洒在他的金发上,而他呆呆地看着前方,凝固在天边的晚霞上,
       ……好刺眼。
       他揉揉眼睛,继续看书,可眼神却总是忍不住往他身上瞟。
       或许他并没有大家说的那么可怕呢。
       可是,他是谁呢?

高三【3】

1.今天终于考完了地理英语和数学,感觉身体被掏空
2.有个朋友今天生日,于是昨晚吭哧吭哧赶了半个小时的哥特体送他,他似乎很喜欢,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3.教室和宿舍的空调好冷啊,我都不得不大夏天的穿长袖了,害得我被人嘲笑了一天,冷漠
4.最让人愉快的是下午在教室学习的时候,因为中午洗好了澡所以下午有一个小时空出来,只有一个人的教室,耳机里回环的音乐,如果这段时间永远不会结束该多好
5.晚修第二节课还是忍不住开了一节课的脑洞,看来明天可以码文了【笑】

高三【2】

1.今天是台风后开课的第一个晚上,考了放假前没考完的语文,听说明天继续考,冷漠.jpg
2.我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作文从我的笔下生成!!!
3.回到宿舍后打了三只蟑螂,满阳台都是杀虫剂的味道,我差点中毒……
4.明天还要考试这么晚睡觉真的没问题?
5.明天有人生日所以在写哥特体,写着写着就这么晚了QAQ
6.明天考数学英语地理,祝我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