楉宸

不跟风,不攀比,安静写好自己的文

【喻文州x你】想当我的新娘吗

*私设如山,大写的OOC预警
*来自基友 @莫轻尘 的点文x
*喻文州:如何让自己喜欢的妹子主动向自己表白,在线等,急
*祝食用愉快

       那一年你五岁,他七岁。
       你站在围墙下,警惕地看着坐在你家围墙上的少年。听说他是昨天新搬来的邻居,可是看他现在居然就这样光明正大地翻墙,你就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
       想来我家玩就敲门嘛,又不是不给你开门,你在心里这么想着。而且翻墙还翻得这么淡定……“你现在被我抓到了!快下来!不然我就报警了!”你冲着他大喊着。
       “别这么害怕嘛,我又不是坏人。”他跳下来,站在你面前冲你挥挥手,“你就是我的新邻居?居然是个这么可爱的小妹妹呢。”
       “我不认识你,你离我远点。”你退后了两步,摆出一副戒备的姿势。
       “喻文州。”他笑眯眯地自我介绍,“小妹妹想吃糖吗?只要你说‘我喜欢文州哥哥’这颗糖就给你吃哦~”
       居然把我当成小孩子耍!“我才不要!”你有些生气地瞪了他一眼,转身跑回家去拿糖吃。

     
        那一年你十岁,他十二岁。
       “文州哥哥,你妈妈说你以后就是我的司机了,以后去上学要载我一起去!”你叉着腰,向他宣布了这一重大任命。
       他在你面前停下了他的自行车,依然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我骑车很快的哦,你坐我后面可能会摔倒,然后就会流好多血的,你不怕吗?”
       “那可不行,你得慢点骑!”你把头故意抬得很高,嘚瑟地看着他,“现在你的后面可是坐着我呢!”
       “行啊。”他捏了捏你的脸,“那你说‘我喜欢文州哥哥’,你说了我就慢点骑。”
       “我才不!反正我要是摔倒了,你妈妈可是会骂你的!”你做了个鬼脸,转身跑掉了。

      
       那一年你十六岁,他十八岁。
       “喻文州!你是不是又欺负我们班女生了!”你怒气冲冲地跑上学校的天台,决定找他好好理论理论。
       “长大了,连文州哥哥都不喊了?”他转过身,对着你眯了眯眼,“我可是很怀念你小小只的时候,天天追在我后面一口一个‘文州哥哥’的可爱的样子哦。”
       他的脸上挂着和十年前一样温和的笑脸,就是这张万年不变的、不管对谁都毫不吝啬的笑脸,把整个学校的女生都迷得神魂颠倒。祸国殃民!你咬牙切齿地想着,脸上有些发热。
       “喻文州,我不管你。你快去跟我同桌道歉,她现在正趴在桌上哭呢!”你扯着他就要回班,却被他一把抓住。你愤愤地回过头:
       “你干嘛!喻文州,我告诉你……”
       ——好近。
       他离你好近,近得你能数清楚他的睫毛有多少根,近得你能感受到他平缓的呼吸痒痒地拂过你的脸颊,近得你忍不住退后了一步,却被他一把扣住了后背。
       “我不喜欢她,拒绝了她的表白。我为什么要道歉?”
       理由如此正当,以至于你居然不知道如何反驳。
       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生气。
       “这样吧。”他捏住你的下巴,强迫你看着他,“只要你说‘我喜欢文州哥哥’我就考虑去找你同桌道歉,怎么样?”
       你似乎有点明白了,为什么那些女生会这么为他痴狂。
       这个笑容,真是……
       怎么看怎么坏。
       “我才不要!你爱去不去!”你一把拍开他的手,强捺住剧烈的像是要跳出来的心跳,转身跑出天台。

      
       那一年你二十四岁,他二十六岁。
       “文州要结婚了,你知道吗?”喻文州的好友黄少天这天把你约出来跟你唠唠叨叨地吐槽着,“他还要我给他当伴郎呢,哎我到时候就穿这身去你觉得怎样?是不是很帅是不是很帅?文州给他新娘子挑的婚纱我都看到了,真的好漂亮啊!跟他的黑色西装好配!我听说文州什么都已经准备好了,但他就是不愿意给我看一眼他的新娘子。哎你说你觉不觉得他的新娘子超幸福啊是不是啊是不是啊……”
       “是啊……”你啜了一口冷饮,有些心不在焉。
       “他昨天还拉着我去挑戒指呢!本来我挑中了好多对,他非要说那些还不够好看,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以前文州那么完美主义呢?他光是挑戒指就挑了一个多小时!他还订了xx酒店来办婚礼呢!那可是市里最好的酒店了吧!他这几天一直都在酒店里忙乎着婚礼的事呢,哎真是羡慕死了,以后我结婚要弄一个比这个更好的婚礼……”
       “黄少……”你有些无奈的开口。
       “喻文州有没有说过,你很吵?”

       当你来到酒店的时候,果然看见他在忙碌着婚礼现场的布置。
       尽管经常可以看见,可是这一次,你却觉得他不一样了。
       穿上西装之后的他更帅了,更迷人了,但是也……不属于你了。
       “喻文州……”你轻声呼唤他,“方便出来一下吗?”

       “怎么了?”他依然是如沐春风的微笑,“如你所见,我还有事忙着呢。”
       对……就是这个微笑,尽管它廉价得对所有人都乐意展示,但自己还是不知不觉的沉迷其中。
       让我溺死在这里面吧,你心想。
       “恭喜你……很快就要结婚了。”你努力地扯出一个笑容。
       该死的……怎么到这个时候,就什么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呢?明明应该有很多话想要讲的……
       “谢谢,我们的婚礼就在今晚举行。”他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润,以前听着感觉很舒服,为什么现在听着感觉那么刺耳?
       “嗯……她很漂亮吧?”这对话怎么这么尴尬呢……
       “当然,她很漂亮,也很可爱。”说着这句话,他的声音里有了笑意。
       快说句话呀……
       本来什么都想好了,要谢谢他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照顾,虽然有时候总爱欺负自己,心又特别脏,但他确实是一个好邻居,好哥哥。
       你感觉到喉咙里似乎梗着什么,而他也就这样笑着看着你,什么话都不说。
       曾经他开玩笑地让你说你喜欢他,你就是不愿意说,可没想到,当你想说的时候,却早都已经没有了机会。
       这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他的声音轻轻的,似乎是怕惊扰了你。
       “没有了……祝你们幸福。”除了这句,你还能说什么吗?
       “如果你说完了,那就到我说了哦?”
       你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枚戒指,单膝跪地。
       他微微抬头,看着你。
       “只要你说‘我喜欢文州哥哥’,新娘子就让你来当,好不好?”

评论(23)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