楉宸

不跟风,不攀比,安静写好自己的文

【王喻】喜蛛应巧


*私设如山,OOC预警
*是粉不是黑,真的是粉你们要信我
*看着我真诚的眼睛x
*祝大家七夕快乐

       王杰希是一只有理想的蜘蛛。
      
       在他还是一只小蜘蛛的时候,在母亲的洗脑下,王杰希便励志要成为一只能织出最美的网的蜘蛛。他也不捕食,终日以织网为乐。

       今天织出圆形的,明天织出方形的,后天织出外圆内方的,就差在网里织出一朵花了。
 
      王杰希的爸爸很担心,他决定和王杰希进行一场男蜘蛛之间的谈话。
 
      “杰希啊,你觉得作为一只蜘蛛,你的本分是什么?”

       “织网。”王杰希一板一眼地回答。

       爸爸觉得有些头疼:“你织网织了半辈子,难道还能织出一朵花来?”他随手指着一朵玫瑰,“比如这朵玫瑰,你能织出来吗?”

       王杰希认真地端详了一会,想了想,摇头说:“不能。”

       爸爸试图站在王杰希的立场上解释问题:“你织不出玫瑰,是因为你还没有遇上心仪的女蜘蛛,玫瑰是代表爱情的花朵,当有一天你能遇到心仪的女蜘蛛,那你就可以织出这朵玫瑰花来了。”
 
      爸爸努力地煽动着自己的儿子:“看看这玫瑰,多漂亮啊,难道你不想织出这么漂亮的花吗?”

       王杰希心动了,于是告别了父母,踏上了寻找心仪的蜘蛛小姐的道路。
 
      然而没走多久,他就按捺不住织网的欲望,随手将身边的叶子的叶脉织了出来。

       还不错,王杰希满意地点了点头。

       接着他就感觉自己被一股神奇的力量提了起来,还将他悠悠地转了一个圈,一张笑眯眯的脸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记得这种生物叫做人类,他父母告诉过他,见到这种生物要离远点,他们专打蜘蛛。
可是他觉得眼前这个眯眯眼的人类毫无恶意,而且长得……很好看。

       如果他是一只女蜘蛛该多好,王杰希没由来的想着。

       “这是你织的?”是个非常温润的男声,听得心里痒痒的。

       “帮我个忙,今晚帮我织一张网好不好?不要害怕,明天早上就放了你,不会伤害你的。”他一边说着,一边将他放进一个透明的小盒子里。

       好。王杰希很想开口说,可却无法开口。

       然后他发现自己被围观了。

       “文州,这是你今年捉来的蜘蛛么?”
 
      “是啊,希望今年姐姐们手下留情,不要再让我垫底了。”

       “这可不是我们说了算的,文州的蜘蛛太不给力了呀。”旁边有几位女子的捂嘴偷笑。

       你才不给力,王杰希心想。

       “明明这就是姐姐们的活动,为何我一定要参加呢?”

       “就文州一人落单了多无趣啊,一起来玩了才好嘛……”

       若说比别的王杰希心里还真没什么底,但要论织网,王杰希有自信不输给任何一只蜘蛛。

       接着……他就看见那人往盒子里投了几片叶子。

       “小蜘蛛吃多点呀,吃多点晚上才有力气织网,今年我可不想再垫底了呀。”他隔着小盒子看着王杰希,还伸手弹了弹。
 
      “今天可是七夕呢……小蜘蛛大概不知道,七夕节有个‘喜蛛应巧’的习俗,女孩子总爱在这天抓来一些蜘蛛,然后在晚上将它们放在一个小盒子里让它们织网,第二天早上再打开盒子,看谁的蜘蛛织出来的网更好看,以此来判定谁更巧……”他抿唇一笑,“明明就是女子的活动却非要我参加……姐姐们总是想看我笑话。”

       “所以小蜘蛛争点气哦,拜托你啦。”他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他的房间不是很大,却给人一种刚刚好的感觉。书桌拜访的位置刚刚好,书的总量刚刚好,书放的位置也刚刚好。还有一两本书散乱地摊放在桌上,使充满文墨味的房间多出了一点生活的气息。像他的人一样,让人感觉很舒服。

       不过,王杰希还是很想告诉他,书呆子,蜘蛛是不吃叶子的。
 
      那天晚上,王杰希被那双手再一次温柔地提起,放在一个不透明的盒子里,盖上盖子,世界一片黑暗。

       他想起了他偶然间在书的封面瞥到的那个好听的名字:喻文州。

       王杰希是一只有理想的蜘蛛,一生都以织网为乐,却始终找不到织网的目的。

       而今天,他突然明白了,自己苦练了半辈子的织网,大概就是为了今晚,他要为这个叫喻文州的人织出最漂亮的网,再也没有蜘蛛可以超越。

       反正什么都看不见,王杰希索性闭上眼睛放飞自我,他满脑子都是喻文州的样子,他如沐春风的笑容,和温润的声音。

       每次累得想停下来歇会的时候,他的声音就会在耳边徘徊。

       “小蜘蛛要加油哦。”

       我大概是中了一种叫喻文州的毒,王杰希想着,又吐出了一口丝。

       第二天天刚刚亮,喻文州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自己的小盒子,他惊讶地发现盒子里的丝一圈一圈圈出了一朵怒放的玫瑰,而盒子里的小蜘蛛不见踪影。

       “我可以毫不谦虚地说,这大概是最漂亮的蛛网了。”

       院子里的树后面,闪出一个人影。

       “怎么样,你可还满意?”

评论(3)

热度(43)

  1. 七月&流火楉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