楉宸

不跟风,不攀比,安静写好自己的文

[伞修]中元

 

*私设如山,ooc预警

*实在是无力这种文风,我尽力了orz

*BGM:河图-海棠酒满 

*“莫忘呀姑娘,七月十四接他,衣冠还乡”

 

       叶修见他的最后一眼,就是他站在满地尸体中,腹中插着身后人送来的长戟。血染红了面前的那一片夕阳。

       叶修想大叫,但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他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冲过去的,是怎么把那人的头颅砍下,是怎样将他搂紧怀里,有没有叫他的名字。

       他只记得怀中人紧闭着眼,像是无数次在他身旁睡着时一样。

 

       一年后,天下太平。那一夜,叶修碗中斟满海棠酒,不远处,苏沐橙蹲在一条血红色的河流边,轻轻放下一盏河灯,目送着河灯顺水流远去,去往未知的方向。

       一年前,这片战场是与叛军的最后一场战役打响之地,据传那一场战役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不知道有多少战士的尸体永远躺在这里,血顺着地势流向旁边的河流,从此这条喝酒就成了血河。住在附近的居民还有透露,每到夜晚还有兵戈相接的铿锵声、战马的嘶叫声和战士英魂的哭泣。

       没有史书的任何记载,记得这一切的,只有从战场上回来的几百名将士。

       两方几十万的人马,厮杀到最后只剩几百人,回来的人也绝口不提战场上的一切战况,只是沉默地望着似乎已经再也不会开口说话的将军叶修。

       一年后,叶修开口说了他自回来后的第一句话。

       他说,帮我斟上满壶的海棠酒,我要回去。

 

       回哪去?没有人开口问。陪行的只有苏沐橙一人。

       此刻她垂手立在叶修身侧,开口道,叶修哥,夜深了,我们走吧。

       叶修端起碗,灌下一大口酒,说,沐橙,今天中元,你说我在这里喝他最爱的海棠酒,他定会气得跑出来和我抢酒喝吧。

       一碗饮罢,他摔碎了手中的碗,提起灯道,沐橙,走吧。

       叶修哥,你走错了,回去的路在这里。

       不,我没有走错。

       沐橙,回去吧,两年后,我接你回来。

       苏沐橙望向叶修离开的方向,一盏提灯忽明忽暗,摇摇晃晃走上远处的桥梁。

 

       两年后,他提剑回来,一举攻入皇城。

       他将皇帝拉下龙椅,剑锋指向最柔软的颈脖处,至始至终他只问了三个字。

       为什么。

       几日后,叶修登基,后宫空无一人。

       那年中元,他再度踏上那片战场,斟上满满一碗海棠酒,酒中盛满盈盈的月光。

       苏沐橙听到叶修喃喃自语道,沐秋,我来接你回家了。

       苏沐橙抬眼,桥那头隐约中有一盏忽明忽暗的提灯,摇摇晃晃。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