楉宸

不跟风,不攀比,安静写好自己的文

【周江】名字

*私设如山,ooc预警

*“此世间所有语言,所有文字,都不及你名字十之一二,江波涛。”

*感谢一直支持我的小伙伴,感谢你们喜欢我不成熟的文字,你们的喜欢、推荐与关注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

*祝大家食用愉快w

“江波涛同学:

        见字如晤。

        我不知道这已经是我给你投的第几封信了,也许你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我是谁。不过没有关系,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不知道我写给你的每封信你是不是都有读,还是在看见的时候就已经把它丢掉了。不过不管怎么样都没有关系,只要你没有嫌恶我给你写信,我就会给你写信。

        我这次的成绩又有了进步,嘻嘻,是不是很厉害?父母都很高兴,你是不是也在为我感到高兴呢?

        明天我又要去其他学校参加唱歌比赛了,真是不明白,我唱歌有那么好听吗?每次老师都要我去参加比赛,其他同学看我的眼睛都要嫉妒得发红了。

        如果明天比赛我拿了第一名,你就答应我吧?好不好?”

        江波涛在宿舍笑得眉眼弯弯:“那个同学又给我写信来了,说这次如果他拿了第一名就叫我答应他的表白。”

        周泽楷把头蒙在被子里,回应都没有回应一句。

        江波涛凑上去戳戳抱成一团的周泽楷:“小周?”

        周泽楷抬起头,一脸无辜。

        江波涛笑意深深:“你说我要不要答应他呢?”

        周泽楷歪着脑袋想了想:“……喜欢就答应。”

        “那如果我拒绝了,那个无名氏同学会不会哭呢?”

        “……不会。”

        周泽楷喜欢江波涛,从第一眼见面,看到那张充满阳光的笑脸开始。

        如果告诉他了,大概会被他当做傻子吧?周泽楷这么想着,写下了给他的第一封信。

        周泽楷不善言辞,和交际满分的江波涛简直形成极其鲜明的对比,周泽楷容易害羞,和在全班人气接近满分的江波涛形成鲜明的对比,偏偏两人又是舍友。

        周泽楷学会的第一句流利完整的话,大概就是他的名字。

        “江波涛。”

        他在后台低声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握紧了手中的话筒。

“江波涛同学:

        我这次比赛没有拿到第一名,让你失望了……

        其实我也很难过,但是没有办法,第一名的那个人真的很厉害,他唱歌很好听,连我都着迷了。

        看来还是没能让你答应我呢……

        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上台了吧,以后我也没什么机会上台表演,反正大家也都以为我不会唱歌。

        但假如是江波涛想听,那我就唱给你听。

        江波涛,我喜欢你,什么时候才能得到你的回应呢?”

        “江波涛。”

        周泽楷叫了一声,将对床陷入沉思的江波涛唤醒。

        皱眉的样子……也那么好看,无论怎么样都看不够……

        “小周,你这次唱歌比赛的成绩怎么样?”江波涛思索片刻,问道。

        “第二名……”周泽楷有些紧张,悄悄攥紧了被子。

        “那和你一起去的那些同学呢?”

        “安慰奖……”

        “……好吧”

        江波涛。

        仅仅是一个发呆的时间,当周泽楷醒悟过来,面前的草稿纸已经写满了江波涛的名字。

        江波涛……江波涛……

        “江波涛……”周泽楷喃喃着,随手又写下一个江波涛。

        当周泽楷推开宿舍门,就看到江波涛一脸忧愁苦恼地坐在床上。

        “……?”周泽楷用行动和眼神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我的成绩退步了,我妈妈怀疑我在学校谈恋爱影响学习。”江波涛敲了敲脑袋,“该死的……根本不知道怎么解释……小周?”

        好美……又是这个皱眉。

        周泽楷痴了,伸出手轻轻抚摸上江波涛微蹙的眉间,俊美的脸上缓缓勾出一个让所有小女生都倾倒的笑容。江波涛也呆住了,就任由他的爪子在自己脸上摸来摸去。

        “江波涛。”

        低低的呼唤从唇瓣中泄出,里面包含的倾心与爱慕令人心颤。

        “喜欢……江波涛。”

        江波涛笑了,缓缓吐出的声音一瞬间碎了周泽楷的心。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江波涛,江波涛。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张纸团砸到面前的墙上,周泽楷眼睛通红,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悲伤。

        “江波涛……”

        喘气的声音逐渐平静下来,被疯狂挤出去的理智逐渐回笼,周泽楷弯腰跪在地上,右手紧紧捂住了胸口。

        江波涛,这里好痛,你知道吗,你感觉得到吗。

        你有没有一刻,哪怕是一刻,为这样的我心痛过?

“江波涛同学: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现在想到你的名字,只要一念到你的名字,我的心就在隐隐作痛,就像有人拿刀,一次一次地在我心上刻下这个名字。

        对不起……曾经我不希望我这份感情给你带来困扰,可是如果可以,我们……见一面好吗?就一面,我想给你唱首歌。”

        周泽楷此刻正和江波涛一起坐在操场边,呆呆地看着江波涛折着一个又一个的纸飞机。

        “无名氏同学说……他想和我见一面。”

        江波涛歪头看了看周泽楷:“你说我该去和他见一面吗?”

        “……你想吗?”

        “我倒是想……”江波涛叹了口气,“可是那个写信的无名氏同学不想和我见面呀。”

        周泽楷一惊,突然发现江波涛旁边堆满的纸飞机,全是他写的信纸。

        “我还没告诉你我喜欢的人是谁吧?”江波涛扬了扬手上折好的纸飞机,“就是这个无名氏同学。”

        周泽楷张了张嘴,却被江波涛的食指按住了嘴唇。

        “我不明白……明明就在旁边,为什么不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呢?你这么可爱,还偷偷写信给我,会让我很想欺负你的。”

        “对吧,无名氏同学。”

 
       毕业典礼上,周泽楷在大家的起哄声中被推上舞台。他看了看江波涛,发现对方正微笑地看着他,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江波涛。

        周泽楷默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有些紧张的心跳逐渐平静了下来。

        “如何多谢你名字唯一清晰我唇齿,只可惜命运设置,与他能解释,心声一秒便消逝。”

        “你问我为何把唱歌当写诗,你认得我哪个无名氏,谁在意模糊的口齿将申请豪掷。

        此刻你侧耳倾听,成全我追逐的姿势。”

——————————————分割线—————————————

        我今天就要去外省上大学了,今晚登机。

        就要离开生活十七年的城市,半年后才回来,不知道内心是多一些不安还是不舍。

        每一次走过的地方,每一次碰过的东西,每一次写下一篇文告诉我自己,这可能会是最后一次了。

        不过纵然有万般不舍,该来的还是会来,该走的还是会走。

        一直以来谢谢大家,那些认识我不认识我,以前认识我和即将认识我的人。

        其实说到底也不过只是去上学,我也只是想太多罢了(笑)

        再一次谢谢大家的支持,以及一次正式的自我介绍,这里楉宸,还是一个小透明,写文以自娱自乐,望能博您一笑,欢迎来勾搭w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