楉宸

不跟风,不攀比,安静写好自己的文

【韩叶】不是腐眼看人基


*记我大学的大概是人生中最后一次的军训
*欢乐向,私设如山,大写的OOC OOC OOC
*祝食用愉快x

       我叫叶秋,我有一个大我两岁的哥哥,他叫叶修,两年前参军去了。

       虽说部队不允许带手机,可我那总爱和规矩背着干的哥哥却偷偷带了部小手机,隔三差五地就给家里打电话。

       “喂,爸吗?……怎么又是你啊叶秋,偶尔也让爸接个电话啊。……今天的训练啊,哎哟累死哥了让哥瘫一瘫……今天学了啥?能学啥,最近都在练体能,练队列呗。……这有什么,能难倒你哥我么?”

       “喂?叶秋啊,怎么了?……队列已经训练完了,现在?现在在练打拳什么的……其实部队也挺好玩的,等你上大学之前也可以来玩一玩。……哦,那还真是可惜。……啊,不聊了,我有个舍友准备睡了。嘘——偷偷告诉你,他超凶的,你呀,看到他的脸指不定就想掏钱包了。人又特别严肃,可不能随便开他玩笑,否则他那一套军体拳打下来那可是会出人命的……啊?我在跟我弟弟讲电话呢。……老韩你不要那么自恋行不,我哪有谈到你。老韩要睡了那我挂电话了,考大学一定要考过来,要不然你哥可是要被老韩给欺负了。”

       对此我非常不以为然,就算是再凶的舍友又怎么样呢,以我哥那不要脸的程度和忽悠人的本事,能欺负到他的人大概还没出生。

       后来我上了大学,参加军训。当那人叼着根烟出现在我班队伍前面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僵住了。

       混……混蛋哥哥?他居然是……我的教官?

       两年不见,哥哥似乎变瘦了,尽管身上那种懒散的气质在经过两年的军训之后依然顽强得没有任何改变,但无论是站姿、走姿上都有了质的飞跃。

       爸爸看到一定会很欣慰的。我欣慰地想着,混蛋哥哥终于有所改变了。

       我记得有句话叫什么“腐女看人基”,据说意思是什么腐女看两个男的都能看出暧昧来。自从我军训之后,我就一直在自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变成了那些人口中的“腐女”,可是反省了很久,我始终觉得问题不在我身上,实在是自家的哥哥实在是……

       比如说第一天我哥把我们带到我们的军训场地的时候,自我介绍就是“小朋友们都给我站好了啊,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教官,我姓叶。我这人啊,不像你们旁边那个三班的韩教官那么可怕,我很讲道理的,大家做得好,就休息啊,做不好就一直做,做到哥满意为止啊!”

       我偷偷瞄了一眼旁边班的韩教官,他正在黑着一张脸骂人,果然有让人忍不住掏钱包的潜质。再看看我哥,顿时觉得顺眼多了。

       什么?你说这件事不足以证明我哥变基了很多?你听我往下说嘛。

       本来这件事确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我也知道这群在军训基地的军人没事就喜欢互怼的,这应该已经是常态。

       然而,我发现虽然我哥“雨露均沾”,不管是这边的黄教官,还是那边的王教官,他都喜欢去说那么一两句垃圾话。但是,他总是特别喜欢骚扰韩教官。

       比如在他们班训练的时候,韩教官在喊口令:“齐步——走!121,121……”

       我哥就突然来一句:“立——定!”

       于是三班的同学们就有些傻子停下来了。

       韩教官:“……谁是你们教官?!你们听谁的?!”

       那脸色连我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最后三班的下场就是非常凄惨的蛙跳五十米,姿势不标准的加十米。我哥在旁边饶有兴致地看着,还捅了我一下:“怎么样?我没骗你吧?是不是觉得韩教官特凶?怕不怕?”

       得了吧哥,你觉得怕你还敢这样去招惹他?你就不怕被韩教官打吗?

       吃中午饭的时候,我哥偷偷把我拉到他们吃饭的食堂去一起吃,然后被韩教官逮了个正着。

       我:“……”

       正当我准备站起来以最快速度溜出去的时候,我被我哥一把抓住了:“跑什么呢?韩教官又不会吃了你。来来来老韩,这是我弟叶秋。叶秋我训练的时候是怎么教你的?看到教官怎么这么没礼貌?”

       我:“……韩教官好。”

       我硬着头皮瞪着韩教官像是要杀人的目光。看啊,你看啊,哥就是长得比你帅,你嫉妒也没用啊!

       结果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你俩长得真像。”

       叶修:“那当然,我弟可是跟我一样帅,只是比我差了点而已。”

       我:“???”

       正准备揪住我哥好好地质问一句,结果就听到韩教官那边淡定地“嗯”了一声,然后去吃自己的饭。

       你还“嗯”?你还“嗯”?这个不要脸的人在夸自己帅你没听出来吗?

       军训的时候最有意思的就是拉歌环节了。拉歌知道不?就是在休息时间两个班互相起哄要另外一个班唱歌,而有我哥这种特擅长拉仇恨的人在,这更是疯狂。别的班都是这里拉一拉那里拉一拉,混乱的百团大战。

       但我哥就偏不,他就喜欢拉三班的歌。

       在一次休息时间,韩教官在旁边坐着闭目养神,三班同学连讲话都只敢压着声音手挡着小小声地讲,还时不时偷瞄一眼。我哥悄咪咪地来到我身边:“叶秋啊,想来拉个歌不?”

       我:“……哥你又想去祸害谁?”

       我哥白了我一眼,站起来清了清嗓子拍了拍手,顿时我们二班四十双眼睛全都看向他。

       叶修挑衅地看了一眼抬了抬眼皮的韩文清:“休息时间要干嘛,欢迎三班来首歌!”

       顿时整场都沸腾了起来:“yo,yo,来首歌!yo,yo,来首歌!”

       “三班来了没有啊——”

       “没——有——”

       “不来行不行啊——”

       “不——行——”

       我转头,发现韩教官依然闭着眼睛一脸淡然地休息,顿时特别佩服他。

       看到三班有些人已经义愤填膺地回嘴“你们怎么不来一首啊”,韩教官冷冷的一句“休息好了就起来训练”顿时所有人蔫了。

       “嘁,真没劲。”我哥撇了撇嘴,眼光一扫,眼神一亮,似乎发现了新的目标。

       “休息时间要干嘛,欢迎五班来首歌!——”

       “yo,yo,来首歌!yo,yo,来首歌!”

       “我靠!叶不羞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来拉我们班的歌?”五班的张教官一下跳起来,“叫我唱,我就唱!——”

       “我的面子往哪放!”

       “看上你了呗。”我哥懒洋洋地调笑着,“叫你唱,你就唱——”

       “扭扭捏捏不像样!”

       场面一时特别混乱,我叹了口气,不小心瞥见韩教官的表情。我去,那脸绷得贼吓人,那看向我哥的眼神,活像要把他生吞活剥。

       我顿时非常担心我哥的人身安全,正想提醒一下他,就听见韩教官的声音:“你们想不想听叶教官唱歌?”

       估摸着三班的同学正憋着一口气呢,这会子声音特别大:“想——!”

       “老韩你这样就不对了啊,我拉你们班的歌你们不理我,现在来搞我?”我哥不满地咂咂嘴,就听见老韩低沉的声音:“叶教官——”

       “来一个!”

       “来一个。”

       “叶教官!”

       叶修扫了我们一眼,颇为不满:“干嘛呢干嘛呢,你们的教官被围攻了都没人知道来解一下围吗?”最后他的眼睛确实死死地盯着我。

       靠,又是我。我翻了个白眼,努力无视韩教官要杀人的目光,大喊:“教官,我们休息好了,开始训练吧!”

       “对啊,我们休息好了,现在特想训练!”

       “教官我们快走吧!”

       我欣慰地听着此起彼伏的叫喊声,很好,看来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会没命。

       可是我哥唱歌也不是很好听啊,韩教官怎么就那么想我哥唱歌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爱?年幼的我尚未认识到爱情的力量,十分疑惑。

       后来有一次韩教官帮带我们班的时候,看见他的眼神我就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

       “叶秋,齐步走摆臂不到位,头没有抬起来,三十个深蹲,开始。”

       我的内心千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却在他颇具威胁意味的眼神中无奈地开始我的惩罚,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我哥。

       喂,你弟正在受罚呢!特别惨是吧?那你还不赶快来营救你弟?

       叶修挑了挑眉,吸了口烟,懒洋洋地开口:“老韩啊,对我弟手下留情点呗。”

       喂你这样讲谁会管你啊!是我就再加三十个!哥你存心害我呢!我难过地等待着加训的宣告,然后就听见韩教官的声音:“好了,停,回去吧。”

       就这么停了?说好的罚死我呢?我哥一句话你就直接让我给停了?你跟他是有什么py交易啊?最严教官的尊严哪去了?

       直到有一天,我无聊在路上散步的时候七弯八拐,不小心走进了一条偏僻的小路,然后就看到……

       我哥被韩教官按在树上亲吻。

       “啪——!”这是我手中的水果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细微的声响成功惊动了两个如胶似漆的人,看见我惊讶到掉色的表情,他点了口烟,却被韩教官一把夺了下来。

       叶修:“……”

       叶修:“来,叫他嫂子……啊!”

       拜托,你们能不能不要在一个单身狗面前如此明目张胆地秀恩爱,还将将人直接滚到地上去了。我看了一眼,捂住了眼睛。我的妈呀,上下立判,哥你没希望了。

       韩教官看着我,冷冷的月光下他的眉目和清冷的夜色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可是看向叶修的时候还是有一点点一闪而过的温柔。

       “以后叫我姐夫。”

*又是一次半夜十二点半才睡,祝我军训能活下来

评论(16)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