楉宸

不跟风,不攀比,安静写好自己的文

【许墨】齿间温柔

*脑洞来源许墨新年限定卡“齿间温柔”,与游戏约会情节无关

*ooc是有的

*送给最冷漠也最温柔的许墨

*向无辜的李总致歉

 

       门口站着许墨。几秒钟前就是他敲响了我家的房门,手上还拎着一袋子东西。

       “我不知道你们都是怎么样过年的,所以,今年我想和你一起过。”许墨这么说。

      “这是……饺子皮?还有做好的饺子馅料么?你想包饺子?”我把袋子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

      “是的,我听我的学生说过年大家都喜欢吃饺子。”许墨微微一笑,“我也不知道做饺子需要什么,所以就上网找了一下相关的资料。”

       “没关系没关系,这样就够了。”我将一袋子的食材提进厨房,“你先坐一会,我给你倒杯水。等会一起来包饺子吧?”

       “好。”许墨微微一笑,眉眼间尽是纵容。

 

       “你包的饺子真好看……”我把饺子倒入锅里,看着许墨包的饺子端端正正,再看看自己的,形态各异,七歪八扭,有些泄气。

       “很可爱呀,就跟你一样可爱。”许墨从我身后靠近,小心翼翼地伸手环在我的腰间,轻嗅两下,“好香啊,我已经闻到饺子的香味了。”

       男人低沉的嗓子就在耳边萦绕不去,炉灶的火光在他的周围轻灵地跳跃,我微微偏过头,他轻闭着眼,以一种极其霸道的方式把我圈了起来,从眉间到唇角整个的却写尽了温柔。收回眼神,许是锅里氤氲着的水汽温度太高,蒸得我都暖洋洋的。

       “你快放开我,我要煮饺子。”我用手肘轻轻捅了他两下,没想到他却抱得更紧了。

       “不要。”他低笑两声,几乎是贴在我的耳朵上,我感觉更热了。

       锅里的饺子还在煮沸的水中翻滚,时而上升,时而下沉,我的鼻间缭绕着的却是与饺子的香味不同的味道。

       ——许墨的味道。

       水里煮的饺子很快就熟了,打捞上来时活像好多个大胖小子在打滚,看起来可爱得很。

      “煮饺子辛苦了,奖励你一个。”许墨坐在我对面,夹起一个饺子送到我嘴边,“来,张嘴。”

       我见过各种各样的许墨,在研究所穿白大衣的许墨,带我出去玩穿常服的许墨,约会时穿正装的许墨……但无论是哪样的许墨都不及此时还身着围裙的他,在后边窗外雪花飞舞的映衬下,就好像那个人从让人无法触及的遥远的神坛走了下来,来到我的身边,充满了家常的烟火气。

       他的五官终于不再是尽力学习而强行揉搓出来的温和,语言也不再是到处剪辑拼凑出来的艺术品,是在这特殊的日子里,他每一句话,都是真心的吗?

       否则,怎么这个人所有的一切,都那么让人心动?

       “唔……”不自觉间咬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我吐出来,一枚硬币静静地躺在我的手心里,反射出柔和的光。“这是……”我抬起头看向许墨,“你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我的学生说,在包饺子的时候人们都习惯放一枚硬币进去,吃到硬币的人来年就会有好运,所以就包了一枚进去。”许墨笑了,眉眼弯弯,“看来这个好运是你的了,恭喜你。”

       明明是这个人故意的吧。我低下头偷偷笑了,却没有戳穿他。

       “除夕夜一般都会做些什么呢?”我洗完碗出来,许墨已经坐在沙发上开好了柚子,还特意开好了一片递给我。

       “唔……一般来说都是亲戚团聚在一起聊天啊、打麻将啊什么的,长辈给晚辈发红包,微信群里发红包抢红包,坐在一起看春晚啊,小孩子就会出去外面放小烟花。不过我今年没有回去,如果没有你来陪我,可能我就要一个人过年了。”我坐在许墨旁边,打开电视机,“你呢?一般春节怎么过?”

       “我一般在研究所里面吧,研究所的小姑娘和小伙子都会贴上对联,装饰一下,大家一起出去吃顿年夜饭什么的,然后就回家去跟家人跨年。”

       可是,许墨的父母不是已经……?

       “以后每年过年你可以来找我,我带你回家过年。我家虽然不是很大,但还是有挺多人的,起码过年就不会那么冷清……”顿了一会,我还是忍不住出言劝慰。

       落寞?虽然想象一下这个词出现在许墨身上完全格格不入。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许墨刚才的表情就忍不住的一阵心酸。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去的。”许墨摸了摸我的头,他的手心很温暖,直接流入了心窝。

       一时无言,只有电视的春晚在热闹地放着音乐。

        拳头捏紧了又放开,我终于下定了决心,抬起头。

       “许墨,我……”

       就在这时,手机铃十分不合时宜地响起,大大的“李泽言”三个大字恶魔一般出现在屏幕上,催命似的闪动着。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我瞬间从沙发上弹起来,却被许墨一下子拉住了。

       “你今晚可是我的,谁的电话都不能接。”许墨以一股温柔却不可抗拒的力度把我拉回来坐到沙发上,温柔地拿下我的手机,慢吞吞地挂断了。

       我:“……”

       我已经可以想象回去上班后李泽言的表情会有多么精彩了。

       “怎么了?”发觉我愣愣地看着他,许墨微微偏头露出他惯有的温和的笑容。

       “许墨……”今天晚饭喝的酒可能有点多吧,我居然就这么双手捧起了他的脸颊,直直地盯着他。

       “许墨……你看,我们明明离得那么近,可我怎么感觉好像……我离你好远好远,永远也无法靠近你呢?”

       许墨好像愣了一下,笑得更开心了:“我就在你身边啊。”

       “是啊,是啊,我知道……”我有些沮丧地垂下头。

       是啊,这个人就在我身边,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呢?

       伴随着零点的钟声响起,窗外的烟花几乎是一瞬间就炸开了几朵,此起彼伏。“许墨快看!烟……”

       我被拉住了,跌入一个带着冷气的怀抱,然后下一秒,一个冰凉而柔软的东西就贴上了我的嘴唇。

       我瞪大了眼睛,眼前是放大了的许墨的脸,闭着眼睛,那是不带着任何掠夺和情欲,就像是一个印记一样的吻,把彼此都深深刻入自己的灵魂,永远都不要忘记。

       “新年快乐。”他温润的声音像是从齿间漏出来的,仅仅只是停留在唇边的喃喃自语,“晚安。”

       那晚最后的记忆也记不太清了,只记得许墨把我轻轻抱上床,盖好被子,又在我的额头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倾尽了他所有的温柔。

       我一定不是被催眠的,带着这样的想法,迷糊中,我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睁开眼,身边似乎还残留着淡淡的冷气,而许墨已经不见了。

       自那天后,我每天都敲一遍许墨的房门,在恋与市走了一圈。许墨却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他的身影。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