楉宸

不跟风,不攀比,安静写好自己的文

【荣耀高中部】【王喻】不是冤家不聚头(上)

*和cp @莫轻尘 的联文,这里王杰希视角,喻文州视角戳这:喻文州视角

*私设如山,特别ooc

*相信我,我还是爱着王杰希的

*这个系列可能还会继续

       荣耀高中部高二年级有两个实验班,八班和九班。能够在这两个班学习的学生毫无疑问都是荣耀高中部的尖子生,就是那种每次考试前五十名霸榜的怪物,人们称之为学霸。

       而能够在实验班当上班长的人,更是学霸中的学霸,比如八班的喻文州,再比如九班的王杰希。

       同一个年级的实验班,自然就经常会被拿来在各个方面作比较。比如八班的班主任就经常在班上恨铁不成钢地抱怨:“你们怎么又有一个没拿文明宿舍”,九班的班主任时不时就在班上怒吼:“你们的卫生怎么连普通班都比不上”。

       说的跟宿舍和卫生跟成绩有多大关系似的。

       当然不仅仅是宿舍和卫生,八班和九班那是从考试成绩到校运会的冠亚军不论大小事无巨细全都可以拿来作比较。路过两个实验班,多半可以听见里面的责骂声:“这样还怎么比得过隔壁那个班?!”

       因此,两个班的同学虽然抬头不见低头见,但关系着实算不上太好。尽管谁都不说,但每个人心里都暗暗地憋着口气,看着隔壁班的班牌那是恨不得生啖其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有多大仇。

       更别说两个班的班长了,虽然两人碰面的时候都是风轻云淡,但据知情人爆料,在现场其实有一般人感受不到的火花在燃烧,那是两个气场的碰撞,两个重点班的尊严的捍卫,那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比如今天早上早读下课,王杰希就在楼道碰到了喻文州。

       “王杰希,早啊。”喻文州的笑容如沐春风,沁人心脾。

       “喻文州,早。”王杰希点头致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俩是多好的朋友。

       “听说九班今天早上有个人迟到了,看来贵班纪律意识有些淡薄啊,王杰希班长要不要来我们八班学习一下呢?”喻文州笑容可掬地暗放一箭。

       “比起这个,我倒是听说前几天八班有个人早读课吃早餐被教导主任抓到了,喻文州班长就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王杰希八风不动地回以一掌。

       “彼此彼此。”喻文州轻笑一声,离开了。

       想到在这里,王杰希眯眯眼,决定把那个迟到的同学再教训一通。

       迟到了就迟到了,怎么偏偏让喻文州看到了呢?

       不过现在明显不是时候,虽然是第一节课下课,但外面可不是一般地嘈杂。然后喻文州就走了进来。

       他来干什么?王杰希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喻文州屈起手指,轻叩九班的讲台,原本嘈杂的班级霎时间一片死寂,所有的脑袋里都是一个念头:这人怎么敢直接走进来,他疯了吧?

       虽然台上的人面带微笑,但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平白的感受到了凛冬寒风一样凉飕飕的阴气:“我听说贵班有些同学看不起我们班,觉得我们太差劲配不上和你们齐名,那我请问各位敢不敢拿下次的月考来做个赌注?”

       全班的气氛顿时就跟往油锅里洒水一样,沸腾了。

       “喻文州你什么意思?挑事呢是不是?”副班长方士谦第一个跳起来,“怕你们不成?说吧,赌注是什么?是不是输了就给你爷爷我跪下来?”

       “我靠方士谦你会不会说话?仗着你比我们老在这欺负人?”跟在喻文州身后的八班副班长黄少天也跳了出来,“那你们输了是不是你也给我跪下?”

       “方同学请稍安勿躁,少天,你也少说两句吧。”喻文州又敲了两下桌子,拉回所有人的注意力,“我们是同学,不是敌人,也犯不着为了这种小事去伤对方的尊严。这样吧,我们就拿下次月考作为赌注,输的那方的全班同学在操场上对另一个班的同学大喊‘对不起我错了,我是猪’怎么样?”

       这叫不伤尊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继而喧哗起来。

       “赌就赌谁怕谁啊?八班的你们可不要太嚣张!”“就是!别以为我们怕了你们!”“上一次的全级第一是谁啊?手下败将也敢放肆!”

       这个情况好像有点不妙……“安静。”王杰希从座位上站起来,声音不大,却让九班所有人都收了声,只是依然面色不善地看着喻文州,看起来有心上去打扁那张欠揍得笑脸再踩上两脚。

       王杰希直直地盯着喻文州,目光中带着些许审视的意味。喻文州面色坦然,丝毫不惧。

       这事儿可真麻烦,王杰希暗暗叹了口气,有些头疼。

       “没看管好我们班同学说出了如此失礼的话是我的疏忽,但还是希望这个赌注不要牵扯到无辜的同学。如果九班输了,我当众向你道歉。”

       喻文州眯了眯眼,笑容愈加温柔。

       “一言为定,王杰希班长,我们八班和九班的同学都在这看着呢。。”

       喻文州走后,两个同学走到王杰希面前,面带愧疚之色:“班长,是我们刚才在走廊上说了八班的坏话,可能被八班同学听到了……对不起,给你惹祸了,我们这就找八班同学道歉,请求他们收回那个赌约。”

       王杰希冷冷地瞪着他们,半晌未发一言,看得两位同学心里发怵。

       “你们身为尖子生,都还不知道‘谨言慎行’这四个字该怎么写吗?”

       他环顾四周,所有人都看着他,教室里比自习课还要安静。

       “上次考过了八班,你们就觉得自己比他们强,有资格沾沾自喜了?被喻文州激一下就上当,你们有想象过失败的后果吗?这种心性,也配被称为尖子生?”

       这下看着所有人都是一副愧疚的模样,王杰希叹了口气。

       “收回赌约就不必了,言出必践。而且喻文州敢那么嚣张地来我们班挑衅,我们也未必怕了他。不想我们在这次的赌约中输给八班,就好好地备战这次的月考。让喻文州为他自己挑的事付出代价。”

       “是,班长!”所有人都在心里暗暗憋了口气。敢欺负我们班长,喻文州,你等着吧!

       一个月后的月考成绩出来,非常遗憾的——九班输了。当王杰希拿着九班的整体成绩单在走廊上碰到喻文州的时候,他的眼皮跳了两下,直觉告诉他肯定没什么好事。

       “王杰希班长,愿赌服输……今天下午放学,我在操场等你。”喻文州的话轻飘飘地飘进王杰希的耳中,他揉了揉太阳穴,就知道这家伙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

       “喂,王杰希。”临放学前,方士谦偷偷拉住王杰希咬耳朵,“我知道在我们学校教学楼后面有个地方可以翻墙出去,我们同学们都说好了,等会下课的时候大家一起去操场上拖住八班那群王八蛋,然后我带你翻墙偷偷逃出去,你等会低调点啊。”

       王杰希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说过要逃了?”

       方士谦目瞪口呆:“难道你真的要跟喻文州承认你是猪?”

       王杰希:“……愿赌服输。”

       “可是班长!在操场上喊这种话,你岂不是要成为所有人的笑柄了?”“是啊,操场上这么多人……”“班长我们逃吧,求你了,好不好?”

       班上同学纷纷跑来劝解,王杰希只是淡淡反问:“难道你想让全校同学都觉得,我们九班是一个不仅输不起,而且言而无信的班级吗?”

       全班鸦雀无声。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