楉宸

不跟风,不攀比,安静写好自己的文

【荣耀高中部】【王喻】不是冤家不聚头(下)

*和cp @莫轻尘 的联文,这里王杰希视角,上戳这:

*喻文州视角戳这:   

       放学时间操场上的人总是最多的,有打篮球的、踢足球的、跑跑步锻炼身体的,或者是女孩子之间关系好的在晚饭之前在跑道上散散步聊聊天。可以说,是青少年尽情释放青春活力的地方。

       而今天的操场格外热闹,王杰希刚收拾好书包走下楼,就看到操场那边聚集的两大批人在互骂,中间那人倒是一脸平静,似乎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王杰希。”看到王杰希走过来,喻文州终于说话了,脸色平静,“我后来也想过了,这事本就跟你无关,何必你来承担。我们责任到人,只要你们班上次嘲讽我们班的那两位同学自己站出来道个歉,我们就不再追究。”

       “九班的同学对不起,上次是我们过分了,在这里我收回那些话,并郑重向你们道歉。”那两个同学马上站了出来,很认真地鞠了个躬。

       “道歉的格式还要我教你们?”喻文州的笑容更加温和。

       看着那两位同学瞬间涨红的脸,王杰希拉住了他们:“你一定要这样去羞辱人吗?”

       “难道就准你羞辱我们?”喻文州的笑容收起来了。

       “好。”王杰希深深地看了喻文州一眼,“对不起,我错了,我是猪。”

       全场一片寂静,似乎连喻文州都被吓到了,表情有些错愕。

       “这样你满意了吗?”王杰希转身离开,只留下风中凌乱的喻文州和周围窃窃私语的同学。

       “喂,听说八班九班打赌,九班输了呢?”“是啊,王杰希还在操场上对喻文州大声喊‘我是猪’呢。”“天哪好丢脸……是我才不会喊呢。”“王杰希还真有胆量啊……”

       一个星期后,王杰希在卫生间碰见了喻文州。

       “王杰希,还好吗?你都躲我一个星期了,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喻文州看上去心情很好。

       “托某人的福,最近好到天上去了。”王杰希的脸像是被冻住了,“劳驾,让让。”

       “那还不是你自找的。”喻文州半点要让的意思都没有,“你说你何苦那么倔强呢?向我低个头很难吗?如果你当时向我服个软,我就不会再继续为难下去。难道你就很乐忠于在大众面前丢脸?”

       喻文州多说一句,王杰希心中的怒火就多一分,听到最后他终于忍耐不住揪起喻文州的衣领几乎是摔到墙上,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儿:“喻文州你一天不惹我就不舒服?”

       喻文州却丝毫不让,笑容染上了几分恼意。

       没等两人的战争更上一层楼,就有人跑出卫生间,声嘶力竭地吼道:“夭寿啦!王杰希和喻文州打架啦!”

       最后的结果就是两人当晚被请到了教导主任办公室。

       教导处主任叶修懒懒地摊在椅子上看着电脑,抽完了一根烟,又点燃了一根吞云吐雾起来,好像丝毫没有注意到两个实验班班长站在他面前。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抽完第二根烟,叶修终于抬起了头,看着两个老老实实站在自己面前等着挨训的孩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说你们那么紧张干嘛呢?我又不会吃了你们。坐,随便坐。”他随手一指旁边待客用的沙发,“说吧,我的两个最省心的学生这是怎么了?”

       王杰希和喻文州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喻文州解释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哦,小事儿,谁年轻的时候没做过几件热血的事啊,听那些毛孩子在那里咋咋呼呼的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叶修听完却笑了,“行了啊,你们能意识到自己的冲动造成的后果就行了。两个人明天各自交一份检讨上来给我啊,不少于一千字。”

       最后再表示了一下歉意,两个人走出办公室,王杰希冷哼一声,看也不看喻文州。

       “等一下,王杰希。”喻文州追了上去,叫住了王杰希,“你还是觉得是我的错吗?”

       “不是你的错是谁的?”王杰希回过头,有点生气,“他们也是无意的。换你难道你能保证你们班同学在班上从来没有骂过我们班?一开始这错确实是我们的,可人家都已经在操场上向你们道歉了,见好就收吧,这事不就结了?可你偏偏要不依不饶得纠缠下去,非要逼我在所有人面前出丑你才开心是不是?”

       “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喻文州也有些急了,“我怎么会想看你在所有人面前出丑呢?我从来都没有这个意思,那个赌约一开始也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我没想到……”

       “那难道在你看来我是那种会逃避赌约的人?还是说你觉得我会眼睁睁看着我们班同学在操场上这么丢脸?”

       “我……”

       “那好吧我们就不说这个,你今天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羞辱我?故意惹我不痛快?还是说……”

       “我根本没有这些意思!”喻文州不管不顾地打断了他,“如果你在操场上当时就好好劝我让我不要这样逼下去,我也不会再纠缠的。今天的那些话也只是一时的气话,我根本没想到你当时在操场上真的会说那些话。我只是很不能理解,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显得关系那么糟糕?”

       “是我要这么做的吗?每天无故呛我一句的人是谁?每天来给我找不痛快的人是谁?喻文州我怎么以前从来就没发现你怎么那么不讲理?你……”

       王杰希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嘴被面前的人的嘴唇堵住了。

       “啪”从后面传来书掉在地上的声音,在空荡荡的走廊里显得异常清晰。

       “班长,我……”王杰希听出来了,这个有些颤抖的声音是他们班的数学科代表,送作业去给叶修的。

       “这位同学没事吧?我来帮你。”喻文州挂上了他迷倒一片小女生的温柔的笑容,直接越过王杰希走到那个女生面前。

       “我帮你搬过去吧。谢谢你的帮忙,喻文州,你先回去吧。”王杰希回过神来,毫不犹豫地下了逐客令。

       喻文州笑了笑:“好,今晚放学我在班上等你。”

       “班长,这件事我不会跟别人说的……你放心吧。”数学科代表反应过来,急忙解释道。

       王杰希没有说什么,抱着重重的作业本又一次走进了叶修的办公室。

       第二天一早,王杰希在办公室门口碰到了喻文州。

       “王杰希,早啊。听说你们班的班长被罚写检讨了呢。看来贵班纪律意识有些淡薄啊,要不要来我们八班学习一下呢?”喻文州还是一脸如沐春风的笑意,看起来心情还不错。

       “早,喻文州。我倒是听说贵班的班长也被罚写检讨了呢。看来你们班也不怎么样啊。”王杰希表情淡然,巍然不动。

       “彼此彼此。”

       今天阳光正好,天气不错。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