楉宸

不跟风,不攀比,安静写好自己的文

【荣耀高中部】【叶蓝】遥远的光

*依旧是荣耀高中部设定

*bug和ooc愉快地生活在一起了

 

       门口那道带些焦虑的脚步声已经徘徊了好久,“嗒嗒嗒、嗒嗒嗒”,敲击出清脆的旋律。许久之后,脚步声停了下来,门口的人似乎是迟疑了一会,终究还是“叩叩叩”,门上响起了有些怯懦的敲门声。

       “请进。”叶修放下手中的笔,对着门口有些紧张的少年招招手,“愣着干嘛?进来呀。茶我都已经给你泡好了,再久一点都该冷了。”

       “啊……不用不用,谢谢老师。”许博远没有想到叶修还特意为自己泡了茶,有些受宠若惊地摆摆手,连关上门的力道都有些没控制好。

       叶修看着沙发上头微微垂着、坐姿端正、双手捧茶、一副任你处置的乖宝宝模样的许博远,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

       这是一个很难对付的孩子,他在心里下定义。他甚至觉得惜字如金的周泽楷、脾气火爆的韩文清都比他要好交流一些。

       可是……他的余光瞟到了办公桌上的数学成绩表,表上许博远已经有两次数学考试没有及格的成绩表示着,他必须得和许博远谈谈了。

       “小许……我可以这么叫你吗?”叶修尽量温和地开口,“我听你的同学都是这么叫你的。”

       “啊……”许博远匆忙抬起头,茶水都溅出来一些,“可以的,没关系的,老师。”

       瞧把这孩子吓得,我又不吃人,犯得着这么紧张么?难道是我在学生心中的形象太糟糕了?叶修在心里自哂了一番。

       “不用紧张,我也不打你不骂你,只是想跟你谈谈你数学成绩不理想的原因。”叶修点燃了一根烟,想了想,又掐灭了,“据我所知,你的数学成绩一直都是拖累你整体成绩的主要科目之一。怎么着?是不是哥上课讲的内容有些听不懂?”

       “没有的事,老师上课讲得很好。对不起,我会再努力的……”许博远急忙解释,话到末尾又低下头,轻咬嘴唇。

       “小许同志,你交上来的作业,哥都翻过。写得非常认真,完成得很好,不懂的题目也都有用红笔仔细地把解析抄在旁边。我相信你的学习态度没有任何问题。”叶修的手指轻叩桌面,看起来若有所思,“有的时候,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学习方法,即便再努力也是事倍功半。你理解了吗?”

       “是,老师,我知道了。”许博远诚恳地回答,“对不起,老师,下次考试会有所进步的。”

       说完还暗暗地捏了捏拳,就像是在为自己鼓劲。

       “一定会有所进步。”

 

       这天中午叶修批改完作业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五十。他伸了伸懒腰,将作业本抱到八班的讲台时,意外的发现空荡荡的教室里,还有一个孤单的身影挺直地坐在座位上,微微偏着头,眉头轻蹙,看起来有些纠结,手中的笔却宛如使了魔咒一般一刻不停。

       “小许?”叶修悄悄走到许博远桌前,轻轻咳嗽一声。

       许博远瞬间如同被针扎了一样,“啊”地弹了起来,吓了叶修一跳。

       “叶……叶老师?”看清来人,许博远拍了拍胸口,明显心有余悸,“吓死我了,您怎么走路没声音……”

       “这不看你做题太专注了,不敢打断你嘛。”

       合着你那么叫人一下就不算打断人了?

       “做什么题呢?我看看。”叶修不顾许博远的阻拦,拿起桌上的题目一看,乐了,“这题不是今天早上讲的那道嘛,没听懂?这谁给你讲的题呢?看这么多字的注解,该不会是少天吧?”

       还真给人说中了,许博远有些赧然:“老师你把题还给我,我还没弄懂……”

       叶修白了他一眼:“黄少天的讲解太啰嗦了,我给你讲一遍你就懂了,仔细听好。”

       于是许博远用接下来的五分钟,搞懂了他苦思冥想了四十分钟的题目。

       “下次有什么不懂的题目直接来办公室问我。”叶修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吃饭了吗?”

       “还没呢……辛苦老师了。”许博远从书包里掏出另一边作业本,“老师快去吃饭吧。”

       叶修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快要一点了,饭堂和寝室都锁门了。

       “小许同志,你平常都不吃午饭不睡午觉的吗?”叶修皱了皱眉头。

       “不是的,只是今天研究这道题比较入神,所以忘了吃午饭。不过我确实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小许同志抬头看了叶修一眼,几乎就要在脸上写上“你怎么还不走”几个大字。

       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叶修敲了敲许博远的桌子:“你看我教会了一道题的份儿上,你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

       许博远缩了缩脖子:“老师你想干嘛?”

       叶修一挑眉:“走,我带你出校门,你请我吃饭,然后等会来我办公室睡午觉。”

       许博远瞪大了眼睛。

       饭后,看着在办公室里张罗着给他在沙发上铺被子的叶修,许博远有些哭笑不得:“老师,我真的没有睡午觉的习惯,我还要回去做习题呢。”

       叶修动作不停:“你少来,晚修课不也可以做。”

       许博远:“晚修课做不完。”

       叶修:“那是你效率太低。”

       许博远:“……”

       叶修铺好了被子,把许博远按在沙发上强行让他躺下,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理解你迫切想要进步的心情,但不睡午觉加倍学习不是什么好方法,下午上课会精神不济,效率反而更低。题目也不是做得越多越好,把握住典型的并记住才是关键。所以现在就别想什么学习了,乖乖给我在这里睡午觉,下午我会叫醒你的。”

       “哦,对了,还有,每次我一个人吃饭的时候都怪无聊的,所以以后中午和晚上放学我都会去你们班找你一起吃饭。哦对了,中午一个人在办公室也怪没意思的,所以以后每天中午你都要来我这里睡午觉。”

       许博远:“老师,我以后会好好吃饭睡觉的……”

       叶修:“为了防止你躲在寝室里偷偷地学习,我要亲自监督你。要是见不到人,我可是会亲自去你宿舍里抓人的。”

       许博远呼吸一滞,有些不自然地别过头去:“好啦,我知道了。”

 

       其实早在叶修教他之前,许博远就听过这个名字。

       早在叶修还是荣耀高中部的学生的时候,就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那时候的他就在年级成绩排行榜的第一名常年霸榜,时常代表学校参加各式各样的比赛,其变态程度据说就连打游戏的水平都是一流的,为学校争得不少荣誉,名字高挂学校贡献榜榜首。许博远的父亲在从荣耀高中部调离之前曾任叶修班主任,在家里更是赞不绝口。每每在许博远成绩不如人意的时候都要把这个传奇学生拿出来做“别人家的孩子”,感慨一番。

       好孩子许博远对此不仅毫无叛逆之心,反而更加好奇与钦佩这个传说中的“神一样的男子”。自小学起,每次失败的时候,他都会想起父亲口中的叶修。他想,叶修也是人,他能做得到的事,我为什么做不到呢?

       在懵懂之时,叶修就成了少年人前进道路上的一盏灯,就在不远不近的前方,穷极了他整个少年时光在追赶。

 

       其实叶修关注许博远已经很久了。

       在他入学之前,叶修接到了来自以前的班主任的电话,拜托他帮忙关照一下自己的儿子许博远。他还记得新生报到那天,这孩子手捧着录取通知书,望着高中部历届的优秀学子励志榜的时候向往地表情和闪闪发亮的眼神。他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少年人的踌躇满志。

       自那以后他就时常会在不同的地方看见他。每天早上叶修去往办公室的路上,路过操场的时候都能看到少年坐在操场边上,拿着一本书,虽然有些磕磕绊绊但依然在努力地背;在晚修课上课之前,拿着另一本书在三楼的小平台上读;上课的时候他从不举手发言,但总是专注地看着老师,偶尔微微偏头,做出一副疑惑的样子,却依然认认真真在书上做笔记;有时候下课会从课室里走出来,站在走廊上迎着光站立,似乎看着比眼前的学校更远的地方,脸上是不易察觉的微笑。

       实验班是人才济济的地方,在那样环境下,每个人都憋着一股劲,就像是在跟谁过不去一样拼命地努力。但是,竞争的残酷性就在于,不是你努力了就一定会有所改变,特别是在实验班。

       每个孩子都是天才,但天才与天才的对比之下,总会有赢有输。天才之中也有天才中的天才,和天才中的普通人。

       许博远就是这样的人。

       他不是全班的第一名,甚至在高手云集的实验班只能排在倒数。还有什么事比努力了却看不到回报打击更大呢?可是许博远却好像什么感觉都没有一样努力地学习着,甚至花上比其他学生多上两三倍的努力。

       看得叶修都有些不忍,在工作之余也会把许博远叫到办公室,给他分析每一道错题,再讲解他不太理解的知识点。每当看着少年亮晶晶的眼神,他都会莫名的成就感。

 

       这天,叶修跟冯校长在操场散步,余光瞥到某个偏僻的小角落有一个小小的一团缩在那里。哟,怎么了这是?叶修挑了挑眉,找了个借口甩开了冯校长,偷偷溜到许博远背后:“嘿小许,思考人生呐?”

       许博远回过头,叶修吓了一跳:明显是一副刚哭过的样子,脸上的泪痕还没干,看起来怪可怜的。

       “老师,我这次考试进步了,从180名进步到了110名。”

       “这不是很好嘛?”叶修纳闷。

       “可是有什么用……”许博远喃喃自语,“不还是要从实验班里被踢出去……”

       叶修默然,他知道许博远说的是什么——今天高二年级会议上通过的决定,将全年级一百后的实验班转至普通班,而将普通班里一百名以前的同学转至重点班学习。

       “我知道自己成绩不够好自己不够优秀,所以我很努力很努力,好不容易进步一次,为什么要……”

       该怎么安慰这个失落的少年?还没等叶修的大脑做出回应,他的身体先将不断颤抖的许博远抱在了怀里。

       从来没在这个倔强的少年脸上看见过这个表情,即使是一次次失败,哪怕是那天将他叫到办公室,虽然看起来随时都是一副要哭出来了的表情,却依然在坚强地微笑着,表明自己一定会继续努力。

       是身为实验班成员的那一份骄傲,是他最后的自尊,不允许自己轻易放弃的理由。

       叶修揉了揉他的脑袋,头发意外地很软,让他忍不住多揉了两下。

       “别哭了,我看到少天过来了哟。”看着许博远猛地从他怀里挣扎出来的头,忍不住笑了出声,又揉了两下:“谁说你的努力没有用的?你看,哥这不都被你征服了吗?”

 

       “校长,关于实验班和普通班互换学生一事还希望你和级长们再从长计议。反正我是不赞同的。这个政策会打击实验班孩子的积极性,对他们造成或大或小的伤害。再者,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教学方式,随意换老师进行授课,会对孩子们的学习造成影响。建议普通班的学生有兴趣的可以进入实验班学习但不强制,实验班的学生就不要再出来了。”

 

       “老师,我们老师说我们不用走了。但我觉得他们只是在同情我们吧,我到底有没有在实验班学习的资格呢……”许博远垂着头,看起来有些丧气。

       “既然觉得还不够好,那就继续努力。”叶修淡淡地说,拿上自己的包,“走,我们吃饭去。”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