楉宸

不跟风,不攀比,安静写好自己的文

Magnolia【2】


【二】
       
        尤娜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感觉,血液似乎都冲上了大脑,不知道是愤怒还是其他的什么,她的身体在不断地颤抖。

        “阁下为何不回话,莫不是太累了?”

        声音又从对面传来,还是那么温和。

        “如果你渴了,那么,能喝的只有墙上未干的血液。如果我没记错,这个房间刚刚把一个人折磨死了。”

        “我宁可渴死也不会喝人血。”尤娜低低的声音回荡在黑暗中,转瞬消散不见。

        那边安静了许久,许久。

        似乎是叹了口气,那人继续说:“可是如果不喝点什么,或许会被渴死的。

        “难道你没有非死不可的理由吗?”

        尤娜哽住了。

        “我也很讨厌鲜血。因为鲜血会让我想起那个晚上。”

        那个晚上,我将十几年的策划付诸行动。那个晚上,我为了达成我的目的,我亲手夺去了一个人的生命,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午夜梦回,我也曾懊恼,也曾怀念,常常会因此而睡不着觉,但我从来就不曾后悔,更不曾试图回到曾经。我不认为自己做的错了,或许她会对我恨之入骨,但没有关系,我会保护她,在黑暗中默默守护她,不需要她知道……

        尽管那头如朝阳般灿烂的头发不再飘动在我面前,那个温暖的笑容不再为我绽放,但没有关系,我有必须要坚持下去,必须要走下去的理由。

        “我害怕鲜血,因为鲜血意味着死亡。”

        我不想再想起那个晚上,我亲眼见着父王的生命在我眼前消逝,亲眼见着我最爱的人满身的鲜血,亲眼看着他拿剑指向我。从此以后,我发誓,一定要保护好我身边的人,甚至不惜拿起父王最讨厌的武器。我再也不想眼睁睁看着身边的人死在我面前,而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你害怕死亡吗?”

        “我害怕身边的人死亡。”

        “那你……恨那个将你身边的人的生命夺去的人吗?”

        你……恨他吗?

        尤娜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紧紧地攥着手中的发簪,心中那些有关他的画面不断闪过,最后定格在他阴沉的脸色上。

        尤娜低下头,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表情。

        “恨。”

        我恨他杀害了我的父王,恨他曾经以这样温柔的外表欺骗了我,欺骗了哈克,恨你如此狠心,一句话判了我们死刑。

        “是吗……”

        如果恨,那就请一直一直恨下去吧。

        至少我知道你曾经那么在乎我,把我当做了何其重要的人。

        如果这样能给我冰冷许久的心带来些许安慰……

        他贴着墙,似乎隔着冰冷的石头也能感受到那边的少女的温度。

        她明明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公主,是经历了多少艰苦,才能成长到这种地步……

        “你是因为什么被关在这里?”尤娜隔着墙问道。

        “我是被……朋友背叛了,暗算了,被丢进了这里。”淡淡的声音,似乎被背叛的并不是他。

        彻底被……摆了一道呢。

        “被朋友背叛了么?”尤娜低低地叹气,“我都不知道我的朋友是不是忘了我,为什么还不来救我……”

        “小女孩,你又是因为什么被关了进来呢?”

        “我和我同伴闹了矛盾,他一气之下离开了,就丢下我一个人,然后突然有人出现了,捂住了我的嘴,把我强行带到了这个地方。”

        真是的,哈克这个笨蛋,不就是和翟鹤开了几个玩笑吗?至于突然生气吗?如果不是他突然离开,翟鹤跑去安慰他,我又怎么会被抓走呢?下次见到他,一定要好好教训一顿。

        季夏,弦亚,泽诺,悠,你们又在哪里呢?你们是在担心我,找了我一晚上吗?

        “小姑娘,你在等朋友来救你吗?”那人又问道。

        “他们一定会来救我的。”尤娜肯定地回答。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这里是王城的天牢,距离地面有一千米,你觉得他们找得来吗?

        “为什么……你不自救呢?

        “不出意外,明天我的救兵就会抵达天牢外来救我们,到时候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小小的忙,可以吗?”

        可以吗?这个问题尤娜也想问。她很想答应他,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喧嚣着让她立刻答应下来。但潜意识里,她依旧感到怀疑,感到恐惧——她对他的话语,感到深深的不信任。

        “你不愿意……再相信我一次吗?”石墙似乎传达了对面的人的情绪,深深的失落,低沉。

        好吧,哪怕是再被骗一次,我也认了!尤娜默默哀叹,果然她还是难以拒绝他啊!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