楉宸

不跟风,不攀比,安静写好自己的文

Magnolia【4】


【四】

        “带她走!快点!”牢门被粗暴地打开,有人来到她的身后,狠狠地打了一下她的后脑勺。疼!她晃了晃,意识模糊中,她感觉自己摔到了地上,有人把她扛了起来。“快点!快点!别拖时间!”有人在大喊着,然后方向就在不断地变幻中。

        左转,左转,上楼,右转……

        头晕的感觉一波一波,尤娜也越来越难受,她从来不知道,王城里也有这么黑暗的地方。

        为什么父王能够允许这样的东西存在?

        迷糊中她感觉自己被吊了起来,接着一盆冷水泼了过来,她彻底清醒了。

        面前坐着的是陪她讲了一晚上的话的人——苏芳。

        而在她的旁边站着一个蒙着脸的男人,趾高气扬。

        他被押着,俊美的脸现在一块青一块肿,衣袍沾上了一大块一大块的鲜血,橙黄的长发披散在身上,嘴角乌青,看起来刚被打了一拳。

        即使在那么狼狈的情况下,他看向她的眼神依旧充满了温柔,带着一丝安抚,仿佛洗净了所有的污秽。

        奇迹般的,尤娜忐忑不安的心安定了下来。

        “真是可爱的小姑娘。”蒙面人手中的匕首轻轻拍了拍尤娜的脸颊,刀锋似是无意识划过她的皮肤,尖锐地感觉让人浑身发毛。

        “只可惜……”他轻叹了一声,看向尤娜的眼神充满了怜悯,尤娜的眉头皱了起来。

        “难怪苏芳陛下对我们的尤娜公主念念不忘,真是柔弱的小姑娘,让人舍不得动她一根手指头呢……”蒙面人声音轻柔,但也充满了阴森。

        “也更想让人听听她在我的折磨下的惨叫声,一定很让人销魂吧。”

        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尤娜发现里面全是血。

        变态!这是尤娜对他的第一印象。

        隐约中,她看见苏芳笑了,笑得很平淡,很凉薄,她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你以为你带她来就有用了吗?”

        这这这……这怎么跟想象中的不一样呢?

        尤娜的心一瞬间沉入了谷底。

        “为了王位,我把尤娜公主赶出了王城,现在你把她抓了回来……”苏芳低低地笑了,“既然我都愿意牺牲她,你觉得我在意她的生死吗?”

       尤娜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胸口一疼,她看见一柄剑没入了胸口。

        疼吗?她已经不知道了,任何的疼痛都比不上她的心痛。

        苏芳,你……

        “尤娜公主,对不起了。”苏芳眼中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心痛,“为了避免让你感觉他们的折磨痛苦,我觉得这是对你最温柔的方式。”

        苏芳……?

        你知道吗,我宁愿被人折磨致死,我宁愿忍受世间最强烈的疼痛。

        我也不愿看见你对我动手。

        苏芳,那个温柔如水的苏芳,那个我爱的苏芳。

        蒙面人冷笑一声,不动声色地收回手中即将弹出的匕首。

        “小尤娜,可怜的小尤娜。”他声音轻柔,手指轻轻抚摸尤娜的伤口,“被至爱的人伤害的感觉很难受吧?”

        手指伸入口中,他眯着眼,享受着手中鲜血的滋味。

        “少女的鲜血,真是比什么都美味啊。”

        “如何?”围绕着尤娜打转,蒙面人的声音充满诱惑,“尤娜,和我一起联手,我可以马上治好你的伤口,我带你回王城,你可以当众宣布苏芳陛下的王位是非法的,你亲眼见证了他杀死了你父王的全过程,只要是你说的话,没有人会不相信的。然后我可以借给你力量,你可以尽情地报复背叛了你的苏芳!

        “哈哈哈,到时候,你想在他身上割多少刀,扎多少针,我都可以满足你哦!

        “到时候你我可以共同站在这个国家的顶端,你可以继续做高华国最尊贵的尤娜公主,而你想嫁给苏·哈克,我也可以满足你!

        “怎么样?考虑一下吧?”

        看着黑漆漆的脸在眼前放大,尤娜厌恶地别开了眼神。

        “藏头露尾,连脸不敢让人知道,你让我如何放心的与你合作?”

        “这个你放心,只要你……”蒙面人想来双臂,话音未落,就被打断了:

       “况且,我宁可把这个王位给苏芳,也不会给一个吸血的变态!”

        “你说什么?”蒙面人的脸色变得阴沉。

        “我说,我不会把王位给一个变态!”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