楉宸

不跟风,不攀比,安静写好自己的文

【狮鼠】等(2)

〈二〉
       那天下午放学,他被一群坏学生堵住了。
       三四个男孩将他围堵在墙角,都是那个人身边的兄弟。他看见了,他们的身后站着他。
       他安静地站着,只是抓着书包带的手不由得用了力。
       “好学生?”其中一个看上去像是高年级的学长拍了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脸,不怀好意地笑着,“白白净净地跟个娘们似的,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啊?这张女人脸卖到青楼去肯定能赚不少,还有两只鼠耳,你是实验室的小白鼠吗?那你专门给我做实验小白鼠,我给你钱,怎样?”说完和身边的男孩一起放肆地大笑起来。
       “天生的。”他看着他们,小小声的说。
       “啊?!”学长攥住他的衣领将他拉到面前。
       “我说,我的耳朵,是天生的。”他非常认真地看着面前的人,非常认真地说。
       “我他妈管你是不是天生的!”学长将他狠狠推开。他保持不住平衡,狠狠撞在墙上摔到地上,又被拎起耳朵,被迫抬起头,“很喜欢告状?我让你告个够!去啊,现在去告啊!去啊!”
       “不是我。”他忍着痛,艰难得从口中吐出这三个字。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学长扯住他的耳朵用力将他往墙上砸,“我撕烂你的嘴,看你还去告状不,贱人!”
       痛吗?当然痛!撕心裂肺的痛感迅速从头袭遍全身,使他忍不住呻吟出声。上帝怎么能容忍这样的疼痛存在呢!从额头到脸颊有温热的液体流过,整个世界变成一片血红。全身上下每一处细胞都在颤抖着,在痛苦地呐喊着。他想晕过去,现在,立刻。但他知道不行。
       “不是我。”这一次,他的目光越过了学长,望向了他。声音里多了一丝坚定。
      他一直站在最后方,沉默地看着。
      模糊的视线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见他有一双祖母绿的眼睛,灼灼地看着他。他与他对视着,透过瞳孔直击灵魂。
       学长的拳头就要砸下来了,他不躲,只是看着他,平静而坚定。
       “够了。”他听见他说,声音不大,却很有威慑力。
       “狮子你……”学长有些气恼地开口。
       “我说,够了。”狮子再一次开口,声音大了点。
       “嘁!”学长有些惧怕地后退两步,带着人走了。
       他躺在地上,他站在他面前,默默看着他。
       “不是我。”他再一次开口,声音多了一丝恳求。
       “我相信你。”狮子蹲下身,轻轻捧起他的脸,在一片血污中,他的那双碧蓝色的眼睛依然是那么干净明亮,一如他在车站偷偷打量自己的眼神。
       “白鼠。”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