楉宸

不跟风,不攀比,安静写好自己的文

【狮鼠】等(3)

〈三〉
       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白鼠努力地回想着,金色的短发及肩,很张扬地在空中飞舞,祖母绿的眼瞳微眯着,时不时有些许光芒闪过,脸上似乎总挂着一丝坏笑。他喜欢手插裤袋,喜欢吹泡泡糖。他很怕寂寞,孤身一人时就会变得很冷酷。他很强,白鼠看过他打架他从来不打那些不管被打得多惨都不认输的人,却总会将那些畏畏缩缩的人踩在脚下,样子很拽很嚣张。白鼠看不懂,但白鼠觉得很帅,也从来不会怕他,因为他知道狮子绝对不会对他动手。不管他在别人面前多强势多霸道,但过后总会拉着他去奶茶店请他喝奶茶,再牵着他的手和他一起去车站将他送上车。那时候白鼠就坐在车上,隔着窗户静静地看着他。金色的头发非常耀眼,平常总有些不正经的笑容这时却非常温暖。他看向他的眼眸,绿如翡翠的瞳孔中似乎盛满了温柔,一点一点地溢出。他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赶紧移开了目光,却捧紧了手中没喝完的奶茶。
       回忆像画笔,一点一点在纸上描摹出他的模样,用水彩渲染上他的温柔。他的一点一滴如水墨一般在心湖中晕开,久久不能平息。
       狮子。
       他会在他面前露出十分孩子气的微笑,然后变戏法似的从背后变出一颗糖;他会带着一堆问题来问他,在看见他一脸嫌弃的表情之后各种撒娇卖萌抱大腿;他会带着一张比上次高分一点的试卷来找他腆着脸叫他夸他;他会坏心眼地凑到他背后对着他耳朵哈一口热气,坏笑地看着他头顶的两只白白的耳朵变得通红;他会认真地捧着他的脸,深情款款的对着他说白鼠我爱你就像你爱大米,在看见他一脸被水淹没不知所措的表情后大笑着离开。他离不开他,他也离不开他。
        他想起那个血色的傍晚,他被他压在墙面上,他的背后有好几个人在对着他拳打脚踢。他呆呆地看着他面前的他,每一次打击都会带来他的一声闷哼,可他的身体像堵墙似的挡在他面前,他的眼神还是那么温柔。那个时候白鼠觉得这个世界除了他,就算是学习也不重要了。
       他说,你看你又白又瘦,肯定一拳头都受不了,我皮糙肉厚,没什么好担心的啦!
       白鼠抱起膝盖,将自己整个地团在座位上。
       狮子,你在哪里?
       我想你了,狮子。

评论

热度(2)